【欧美•艺术设计】为何说迈阿密巴塞尔是对艺术和艺术家的贬低
德科创艺


居斯塔夫·库尔贝,《路遇》(1854)


在 1854 年一幅名为《路遇》(The Meeting)的画作中,年轻的库尔贝描绘了自己在路上遇到一位富有的艺术收藏家和他的仆人的情景。这就是传说中现代艺术家的清高——在这幅画中,他将收藏家画得像是在艺术家面前乞求一份助理的工作。在巴黎艺术圈,这幅画被讽刺地称为《当财富问候天赋》(Wealth Greeting Genius)。今时今日,明星与乞求者的角色被对调了。如果你想知道自从收藏家对艺术家开始实行一些“善意的虐待”后都发改变了什么,欢迎你来到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



2015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


当第十四届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超级贵宾预览的大门打开时,整个局面被设定为尼采曾经说过的——如果他是一位饥饿的艺术咨询师的话——一种策略性的价值重估。挤在肮脏的记者、私人顾问、艺术附和者、以及一些有钱人(对不起,旧时期的收藏家们)之间,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师”:操控金钱的玩家(艺术界里像肯·格里芬(Ken Griffin),张明(Richard Chang)或者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这样的人)神奇地将艺术品转化为他们的投资资产,就如同购买苹果股票一样。其实这也不足为奇: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称霸的原则就是——别管别人,也别管你在哪里,只要做你想做的 。


没有比今年的艺术展更像是和库贝尔这样清高的艺术家对着干的了。据经济学家本杰明·曼德尔(Benjamin Mandel)的说法,迈阿密海滩巴塞尔所创建的艺术市场并不算是整体经济的一部分;相反,它属于全球个人经济净值的一小部分。这些宇宙的主人们,把迈阿密会展中心重新塑造成一个巨大的私人飞机俱乐部的酒吧。有些地方只欢迎趣味相投的人,却不欢迎创新与差异。其实不仅是今年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根据一个著名画家对于参加艺术展而感到的震惊程度的定义——出席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就像你在父母亲密时走进他们的卧室,发现他们原来是秘密的摩门教徒,一边亲密,一边讨价还价。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无题》(2015)


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就像是刚刚过去的十一月保证金高昂的拍卖,其中包括豪瑟沃斯画廊150万美元(约合965万元人民币)的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雕塑,斯普鲁斯·马格斯画廊60万美元(约合360万元人民币)的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油画,以及卓纳画廊30万(约合180万元人民币)美元的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的涂鸦——它们都重新在贫富不平等的故事中添加了新的一章。自从投资金融型藏家顶替了传统藏家,这种艺术与金钱关系的胶着状态就一直在交易过程中不断地被积累起来——我们称之为“当财富问候天赋之续篇”。其实我们也没失去什么,只是超级富豪为了减少其投资的风险,开始要求艺术家们创作以及展出传统、保守,以及在美学上保险的作品。


经济学家的另一重要发现是, 艺术市场的不平衡在财富最顶端呈现“螺旋”的状态。这意味着一个固有模式在财富分配的最顶端无限地被重复——从富有的牙医(10%的高收入者)到公司总裁(0.1%的高收入者)到对冲基金总经理(0.01%的高收入者)。这样的循环带来了这样的结果——据《纽约时报》的尼尔·欧文(Neil Irwin)称,这些螺旋状的财富分配模式将艺术品的价格(和利息)捧上了天。从3万美金(约合18万元人民币)的梅尔·博赫纳绘(Mel Bochner )画作品到毕加索的179万美金(约合 1000 万元人民币)《阿尔及尔女人》(Les Femmes d'Alger)都无一例外。然而品味的偏见却始终保持不变。如果换另一种说法,那就是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潮流从去年的呆板的形式主义转移到了今年保守的拍卖行传统题材——戈莫琴科萨画廊的毕加索,海利·纳麦德画廊(Helly Nahmad)上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动态雕塑,理查德·格雷画廊(Richard Gray)的一幅安迪·沃霍尔的蓝色《杰奎琳》(Jackie)。看来在全球贫富差距不平等的意识形态下,要想去解释文化保守主义是如何增长的,我们似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翠西·艾敏,《总是更多》(2015)


想看更多的证据证明今年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藏家品味有多守旧吗?尽管有一些在这样的情形下简直“胆大妄为”的作品出现——例如幅在杰克·尚曼画廊(Jack Shainman)展示的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一幅有关芝加哥黑人警察的绘画、一件大卫·诺兰画廊(David Nolan)带来的伊恩·汉密尔顿·芬利(Ian Hamilton Finlay)政治宣传意味浓厚的雕塑,Simon Lee画廊的一幅来自德科斯特·戴尔伍德(Dexter Dalwood)巧妙而又写实的绘画,除此之外,不谈作品本身的质量如何,大部分保守的展品都是在狭隘地取悦财富,并附和中庸的审美价值。直到现在, 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都还引以为豪,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数一数二的聪明的、时髦的、性感的艺术展 。然而我们认为,今天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简直就跟一份公司财物报表一样有趣。


但不仅仅是过剩的作品不断重复着最近的拍卖试验场——你在这里又看到了“意大利贫穷艺术”(Italian Arte Povera),在那里又看到了日本Zero,然后你发现那里还有眼熟的作品——这已经清晰地给当代收藏指出了一种新的方向。而且我们还意识到,亿万富翁如诺曼·布莱曼(Norman Braman)和肯·格里芬(Ken Griffin)还在资金方面慷慨地支持了共和党候的州竞选人和总统候选人。虽然前者包揽了迈阿密当代艺术馆和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的总统竞选,后者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创始人之一,最近向伊利诺伊州的新州长竞选贡献了550万美金(约合 3300 万元人民币)。随着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杰布·布什(Jeb Bush)在迈阿密海滩举办了名为“波普艺术x政治x杰布" 的筹款活动,公平地说,目前,当代艺术与共和党已经在同一条船上了。



巴巴拉·克鲁格, 《无题》 (2015)


即使一个人清楚地知道平淡就意味着毫无波澜,但是人们绝对有理由对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这样规格的艺术活动提出更高的要求。那些例如强调“地位”以及“回顾展”的区块让逛艺术展越来越像在会展中心隔壁的林肯大道购物中心购物,但它们却像独立书店一样尴尬地伫在会展中心的转角。不过,我们也不能责怪艺术展主办方太多——毕竟他们只是在运行一个奢华耀眼的交易场所。所以,要我说,要怪就怪那些收藏家、艺术经纪人以及为了新的经济格局而创作的艺术家。


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早在 1939年就写到:前卫艺术仍然由一条“金脐带”连接着统治阶级;他设想艺术家与在“金脐带”同一方的人们最终会把这条耀眼的链子扯断。然而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一些重要的事实已经指出,几乎没有任何人有要扯断这条链子的意思。库尔贝如果知道的话,或许只能在坟墓里叹息。


摘自:ARTNET新闻

关注德科创意微信小程序
随时随地畅游环球
使用微信扫一扫
标签
展会信息
CONTACT US
Customer Hot Line
4006-020-160
Service QQ
14801445571807329062
Scan QR Code
Add Customer ServiceWeChat
Scan QR Code

Official Accounts

Mini Apps
ALL
EUROPE
AMERICA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